立即註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用新浪微博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33%6c%78%56%6c%4c%31%70%71%36%79%38%33%30%42%35%38%6d

佛圖網

搜索
我的導航

行脚非洲的"和尚爸爸"

[複製鏈接]
佛教精舍 發表於 2015-7-1 10:40: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佛教精舍 於 2015-7-1 10:45 編輯

一起来看看慧礼法师和他的阿弥陀佛关怀中心(ACC)以及非洲小孩们的故事……




缘起

1992年4月,南非布朗贺斯特市议会议长汉尼博士带着土地捐赠合约抵达台湾佛光山,将六公顷土地赠与佛光山,请求佛光山派遣徒众到非洲弘法,让佛陀的智慧法水可以长流非洲。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慈悲为怀,接受汉尼博士的土地和请求。捐赠仪式过后,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集合全山大众问:“有谁愿意到非洲去弘法?”

非洲,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对于身处佛教蓬勃发展的台湾,宗教情操正在培养成长阶段的僧众,是一个想都没有想过的地球远方,更遑论发愿前往。 现场一千多名弟子,一片静默。几分钟之后,大众中有名弟子将手举起,用坚定厚实的声音说:“我去!”
1.webp.jpg


这一举手,一句“我去”,震撼了当年的佛教界,赞叹声四起,报章杂志随着义无反顾的一声“我去”的承诺,及后来“五世埋骨非洲”的愿力,争相报道。这位在僧团中长期沉默安静付出的劳动出家僧众,霎时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因缘的转换,二十三年过去了。当初一句举手承诺“我去”,是一时的勇敢;二十三年后的今天,掌声消失、镁光灯退去,赞叹声换成了质疑、祝福变成了声声劝退的善意。但是,他依然坚持当初的承诺,在非洲的各个角落行脚,成为非洲百万孤儿口中“佛祖派来的爸爸”。

640.webp.jpg


他是鬼门关上的常客,曾身患疟疾、惨遭车祸、身陷战乱。普遍信仰基督教的非洲人,视他为异类,基督教徒甚至到工地四周举行驱魔仪式,说他是外来的魔鬼……但为了完成梦想,他立誓五世埋骨非洲,克服重重困境,成就了一个传奇。

3.webp.jpg


有人称他是“非洲佛教之父”“佛教史怀哲”,二○○四年周大观文教基金会的热爱生命奖章也颁给了他,但他说:“我是真正的黑奴,黑人的奴隶,一个国际乞丐。”二十年前备受推崇的法师,二十年后,几乎已经被忘记,他就是,慧礼法师。

2  慧礼法师日记
不知苦为何物的孩子(1997.5,摘自慧礼法师手稿)

每次到刚果,总是要准备些饼干分给居住地附近的小孩解馋。浑身是泥,衣衫破烂的小孩,却不知苦是何物。每次看到一张张天真欢笑的脸,就感受到他们的快乐,苦的倒是我们这些从文明社会去的人,总觉得他们缺了什么,但他们并不觉得曾经缺少了什么。看看他们,树叶可当钱用,谁能比他们富有?抓起泥巴打泥巴仗,其乐也无穷!
4.webp.jpg

每次看到他们破烂的衣衫,就想到台湾选举期间旗海飘扬,插满街道。这些布若能废物利用,裁制成衣物多好!就如同四十年前的台湾,美援的面粉袋,穿在身上,印有“中美合作,净重50公斤”,字样鲜明。
有次在布拉柴维尔(刚果首都)热内先生家里,准备凌晨一点出发前往机场。晚餐后,打开前院的门到外面走走,看到几个小孩守在门口,大概晓得我这稀客在里面。我进去拿了饼干,一人一块,大家欢天喜地地散了。
到了十一点多钟,走到外面。不得了,更多的小孩。当时的心情像是焰口施食法会,散洒饼干施食无量众生!
5.webp.jpg

台湾现在的环境,小孩得到一包饼干算什么?何乐之有?可是在刚果的小孩,把饼干塞进嘴里的满足感,千恩万谢不足以道感激之情。这使我联想到:我们吃块饼干,不算什么,但是掉了一块饼干屑,对一只蚂蚁,可是天大地大的福德因缘。经上说:“念句佛号,对鬼道的众生,等于四十里路放大光明。”我们要念句佛号,何难之有?所以每当我念佛时,常有放光的感觉,常以散洒饼干的心情,常有众生迫切需求的感受。就像热内先生居住所门外,半夜依然伫立、久久守候,渴望得到饼干的小孩。
我们有太多造福施德的机会和能力,或许我们忽略了!

吃一根香蕉的幸福(2000.1,摘自慧礼法师手稿)

为了在坦桑尼亚招收学僧,我常常要前往坦桑尼亚,中途寄住在一所斯里兰卡的南传佛堂。每一次来我心情都很低落,在旅馆柜台兑换币值时,总感觉当地物价、经济的波动与不安。原本六百先令可兑换一美金,才过没多久,竟然是八百先令换一美金,而政府偏偏此时又加重增值税百分之二十,真是“苛政猛于虎”。
每次挂单在简陋的佛堂里,两人共居一室,小小的、幽暗暗的。佛堂里的自来水,可用“滴水如金”来形容,用过的水要盛起来冲马桶。洗澡时,要到野外的一口井打水来洗,那水混浊不堪,即使不敢洗也不得不洗。天气太热了,整天挥汗如雨,汗渍渍的衣服,隔天就酸臭冲天。所以水再脏,也要洗澡、洗衣服,否则整天都难过。
佛堂的午餐相当简单。佛堂缺粮很严重,再加上饭锅太小、碗盘不够用,只能一切从简。
斯里兰卡式的饭菜,酸酸辣辣的,对我来说非常不习惯.
6.webp.jpg

在非洲时由于卫生和疾病的传染,吃的方面要非常小心,我都是选择香蕉和辣椒两种食物。因为香蕉皮厚厚的,卫生上有保障,非洲国家到处有香蕉,取得容易,不用煮食,很快就可以填饱肚子。这里有另一种绿皮香蕉,不能生吃,一定要煮熟才能吃。煮熟的绿皮香蕉沾盐巴吃,可以把肚子撑得胀胀鼓鼓的。在饥饿的非洲,如果能把肚皮胀得饱饱的,就是一种最大的幸福了。
2015-07-01_104624.png
在非洲多年,吃辣椒已成为我自我要求的饮食习惯,常常刻意地食用许多辣椒,吃得嘴皮麻麻辣辣的,吃得涕泪纵流又汗流浃背。这种关于辣椒能杀菌、排汗,能清除体内毒素的想法,是否是我的自我安慰或心理因素?我倒是不知。然而我在非洲行走多年,竟然没有打过预防针,还能全身而退,似乎又是不可思议!总之,香蕉和辣椒,饱食又解毒,可是我的自保健康特殊良方呢!

来源:《行脚非洲的和尚爸爸》、《爱,在天地间》







行深致远,造就心灵佛图——佛教图片分享平台——佛图网www.photobuddha.ne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33%6c%78%56%6c%4c%31%70%71%36%79%38%33%30%42%35%38%6d

Archiver|小黑屋|手機版|佛圖網

GMT+8, 2022-5-22 12:51 , Processed in 1.091069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14 佛圖網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